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te
覽潮網> 觀點>時評> 曲線的起點--華為禁令半個月后

曲線的起點--華為禁令半個月后

華為被制裁已經兩個星期了,美系公司已經全面對華為斷供,

而且各大國際技術組織(WIFI聯盟,SD存儲卡協會,藍牙技術聯盟,JEDEC固態技術協會)也恐懼于美國的司法威懾,在評估期間先后暫停或者部分暫停了華為的會員資格,不過有意思的是,可能是評估完了覺得好像沒啥法律風險,于是后面又陸續恢復。

而那些對華為斷供的公司:

1:沒有任何公司敢于發公告說自己對華為斷供了,所有的消息都是通過內部郵件或者是合作方公司的公告得以對外界披露。可見對于商業公司來說,對自己的客戶斷供是有損商譽的行為,即使這是在美國行政命令下的不得已,仍然說明了該公司的供應業務的不可持續性。

2;一些公司被傳聞對華為斷供,例如德國英飛凌,日本松下,日本東芝等,紛紛發公告說斷供與事實不符,臺積電更是聲明繼續保持對華為的供應,我們有理由相信,臺積電現在在瘋狂的為華為生產備貨,同時相應的暫時減少對其他公司的供貨。

從目前來看,華為暫時扛住了第一波打擊,本文分析下華為在第一波打擊下的情況,華為的生存戰略,以及美國可能的第二波極限打擊。

我們先說ICT基礎設施業務,

ICT的基礎設施(運營商通信設備+企業IT設備)是華為公司的戰略核心所在,是最為力保的業務。和吃瓜群眾可能認為華為以手機為核心的消費者業務更重要不同,華為公司真正的業務核心在于ICT基礎設施。

為什么呢?因為ICT基礎設施在某種意義上可以極大影響一個國家經濟和軍事發展前途命運,最為簡單的,有沒有發現近幾年中國手機直播業務,移動支付業務,移動購物等蓬勃發展?其背后就是4G為首的通信基礎設施發展的帶動。

還有比較典型的,中國的空調銷量全球占比顯著的高于中國GDP的占比,更顯著的高于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占比,中國穩定的電網也功不可沒,很多發展中國家,連穩定的供電都很難做到,怎么指望空調的普及呢?

而華為公司的技術能力主要建立在ICT基礎設施上,換句話說,華為公司技術護城河最高的業務就在于運營商使用的通信設備,和由通信設備組成的3G/4G/5G通信網絡。

華為在該領域已經處于絕對的全球領先地位,華為大多數的專利和技術都在該領域,而該領域具有極強的技術屬性,全球僅剩的主要競爭對手只有愛立信,諾基亞西門子,中興三家,另外再加上三星。行業外的公司想進入該領域難度極高。

那些大名鼎鼎的高科技公司,朗訊,阿爾卡特,北電網絡,摩托等都先后退出了競爭。

而手機本質上就是一個通信設備,使用的各種技術專利大多來自于華為在通信技術上的積累,手機業務不過是ICT基礎設施的邊緣末端和業務載體。

為啥大家都在噴蘋果的信號不好,但是華為手機的信號卻成為吃瓜群眾夸獎的賣點,因為華為本質上是一家通信公司,其本體業務的技術外溢到手機,自然會加強手機的競爭力。

和通信設備相比,手機業務的技術護城河也低得多,而品牌營銷,線下渠道,供應鏈管理等非技術能力的比重相對較高。

最為簡單的,從技術上看,

現有做通信設備的廠家,華為,中興,諾基亞,愛立信,三星等等,都能很容易的做出硬件配置不錯的智能手機,而反過來手機廠家做通信設備,在技術上則是千難萬難。

比如你讓聯想,魅族,小米,OPPO, VIVO,LG,松下,索尼甚至于蘋果公司,短時間內做出有市場競爭力的5G通信設備,是非常困難的。

我們從戰略能力世界頂級的美帝的反應也可以看出來,美國政府和軍方都反復的強調5G技術的重要性,美國在5G網絡上一定不能落后,其中的原因是ICT基礎設施是否先進會極大的影響社會的運行效率,進而能夠影響一個國家的經濟和軍事能力。

有沒有聽到美國政府或者美國智庫強調美國手機不能落后?

沒有,因為手機和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電視機,臺式機一樣,只是通信技術和通信基礎設施的延伸,是“終端”產品,不管對國家還是對公司的重要性,手機業務是無法和ICT基礎設施業務相比的。對華為公司來說,保住以運營商通信設備為核心的ICT基礎設施業務,是其生存和發展的關鍵所在。

而對于通信設備和網絡,對華為來說好消息是不存在類似于終端業務上存在的“操作系統生態”問題,華為的設備組成通信網絡,其管理設備的軟件也是由華為公司提供的,華為公司自身的通信業務軟件就是生態。

通信網絡也是需要操作系統的,比如你通過發短信預定了某個業務,比如你每個月的流量計算,比如數億個用戶的每個月的話費計算,套餐精準推薦,都是通過網絡軟件實現的。

而在這部分,華為顯然不像終端業務那樣,需要依賴于安卓的生態。

另外一個有利因素是,通信設備體積和重量遠大于終端產品,芯片對于制程的要求不像消費者業務那么高,例如華為為5G通信基站研發的天罡芯片,就不像麒麟980芯片,巴龍5G基帶芯片一樣強調7nm制程。

華為需要做的,就是在核心零部件存貨(大約一年)耗盡之前,盡快的實現通信設備主流產品,尤其是5G設備的國產化。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華為是有很多選擇可以做的。

比如和運營商業務相比,企業IT業務優先級可以排到后面,按照華為公司2018年的財報,其企業業務收入僅為744億人民幣,在集團占比很低僅為10.3%,如果研發進度緩慢,完全可以采取保重點的策略,優先保證運營商通信設備核心業務的持續供貨,這樣可以贏得更多的時間。

另外對華為公司來說,還有個有利因素,那就是5G通信設備是新研發的產品。

我們可以非常合理的估計,華為公司在其5G設備的研發初期,尤其是在2018年受到中興事件影響之后,在初始設計上就采取了基于非美系零部件的設計的思路,因此可以說,華為公司最新的5G設備的自主能力是最高的,這可以有力的保證5G設備的正常供貨,這對華為公司來說非常重要。

總之華為公司只要集中火力確保通信設備的零部件自主化盡快完成,那么華為可以說就度過了危機,殘廢不了,動不了筋骨。

對于華為在未來一兩年內完成該部分的科技自立,我是很有信心的。

因為即使是從2018年4月中興事件開始計算,加上大量的備貨,華為也至少為自己贏得了2年的時間準備,而實際上華為的布局不可能從去年才開始。

當然了,我們還是要問一個問題,如果在一兩年后,華為公司即使通過丟車保帥等各種手段,存貨還是耗盡了,結果通信設備完全自立化還沒有完成,還需要時間怎么辦?

這個問題在本文后面回答。

接下來我們看華為的終端業務,從海外市場開始,會首先面臨較大的下滑和陣痛。

和ICT基礎設施設備相比,手機的相關零部件對美系元器件的依賴相對較小,華為海思這幾年在不知不覺的實現芯片替代,除了作為處理器的麒麟芯片以外,其他如海思的WIFI芯片,電源管理芯片,射頻模塊等都逐漸出現在華為的旗艦機上。像WIFI芯片,華為以前都是采購自博通。

一些中國還比較弱的芯片,例如FPGA,其主要應用是在通信設備和工業領域,在智能手機上應用很少,蘋果iphone7曾經就使用了萊迪思的FPGA芯片,三星在其旗艦機S6開始就不再用FPGA芯片了。

因此FPGA主要影響的是華為的通信設備業務,在智能手機上并不是必需品。

華為終端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谷歌操作系統為首的美系生態暫停服務了。

谷歌旗下的youtube,谷歌地圖,gmail業務,以及Facebook(旗下還有whatsApp,Instagram), twitter都是橫掃全球尤其是歐美高端市場的應用。

華為手機如果喪失了安卓系統的使用權,可以在幾個月內或者說不到一年內推出自有操作系統,可以兼容安卓的應用,但是這些火熱應用的生態服務,華為卻是短期內無法實現替代。

因此華為手機的海外市場銷量,會出現比較大的下滑,

尤其是在上述應用占比極高的歐洲市場,當然了,值得我們欣慰的,擁有十四億人口的中國本土市場,并不受美系生態應用的影響,實際上這反而成了華為在國內推行自主操作系統的契機。中國市場太龐大了,根據IDC的數據,2018年中國市場銷售了3.98億部智能手機,要知道在2018年,賣出1億部手機,銷量就是全球前五位了。

因此盡快的在中國市場推出華為自有操作系統的手機,是目前華為終端的重點。

如果以此次禁令事件作為推動力,讓華為操作系統在中國站穩腳跟,那么下一步進攻世界市場就有了根基。目前來看,已經有部分的中國應用生態開始影響全世界,最為火爆的就是抖音的海外版本Tik Tok,各種國產手機游戲,阿里的速賣通等等。

對于海外市場,只要美系應用不對華為手機開放,幾年之內華為手機會在海外市場迎來陣痛期,要做好嚴重損失的準備。

但是谷歌等美系公司多年前的退出或者無法進入中國,沒想到某種程度上反而在今天保護了華為,因為中國本土十幾億人并不使用美系生態應用。

反過來對,對谷歌來說,其實也會比較難受,因為生態是谷歌的核心,谷歌其實是一家廣告公司,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發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財報,Alphabet第四季度營收392.8億美元,其中大約83%的收入來自的Google的廣告業務,達到320億美元。

而這些廣告是通過谷歌搜索,youtube,谷歌地圖等各種流量入口實現的,這些流量入口只有在安卓系統上才會低成本的實現。

在蘋果的IOS系統里,谷歌要想默認使用這些應用,是要向蘋果交錢的,高盛分析師在2019年2月公布的一份報告,谷歌2018年支付給蘋果接近95億美元“過路費”,確保蘋果是safari里面把谷歌搜索引擎列為默認,流量獲取的成本非常高。

全球手機的操作系統本來就是安卓和蘋果的對決,而華為是安卓陣營勢頭最強的,按照計劃本來應該在今年第四季度就超過三星,同時在高端手機市場華為占有率在不斷上升,可以說是安卓排擠蘋果系統占有率的頭號猛將。

對安卓來說,蘋果的份額越低,對自身越是有利。

如今禁令一出,相當于本來是麾下的頭號主力要出走自立門戶,雖然短期幾年內華為的操作系統和生態只在中國建設,對谷歌還構不成太大威脅,但是一旦羽翼豐滿,開始全球擴張,那就很難受了。

盡管谷歌可以自信的說,youtube,谷歌地圖,谷歌搜索以及其他美系應用是中國短期內無法替代的,但是只要華為操作系統脫離了自己自立門戶,其實就是危險的開始,而安卓也失去了最有可能挑戰蘋果的猛將,這在戰略上是無法接受的。

另外,如果我們把全球地圖展開了看,會發現美系應用并不是在全球任何地方都占據絕對優勢,在有的國家份額就沒有那么高,也并不是所有的美系應用都絕對的無可替代,比如谷歌地圖相對可替代性就更高。

即使是粘性最高的社交應用,也并非就永遠日不落。十幾年前中國曾經是QQ一統天下,而現在微信成了主流,類似的還有陌陌,另外更出現了抖音,快手等短視頻應用,都能不斷的搶占用戶花在微信上的時間。

一旦華為操作系統在中國站穩腳跟,那么在中國之外,全球美系應用的弱勢地區將會首先被突破。

對于華為來說,最難的其實就是走出操作系統自立的第一步,如果沒有2019年的禁令,華為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邁出這一步,也許五年內也不會。

毫無疑問的是,今年的禁令讓華為推出自有操作系統的速度大大加速。

另外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分析過,

如果是操作系統和生態對華為來說主要是影響海外市場,本土市場還可以成為華為的基本盤,那么臺積電的高制程代工如果暫停服務,那就是對華為的暴擊。

這是華為目前最大的隱患,目前來看,如果美國要求臺積電停止對華為供貨的行為一旦發生,比如修改25%美國技術的條款,改為對中國的出口只要符合美國技術占比10%,5%就必須遵守禁令,那也只能看臺積電管理層的智慧和抉擇了。

我個人認為,臺積電之所以成為全球第一,是有原因的,

如果美國要挾的情況真的發生了,那就要看臺積電是否能在外部壓力下完成對客戶的服務和承諾,考驗其是否是真正的偉大企業的時候。

當然如果臺積電最后如果真的出現了停止為華為服務的情況,華為只能使用中芯國際的14nm/12nm工藝,生產2000元人民幣以下的中低端手機,回到2012-2013年以前的情況。

我們繼續假設,如果華為在手機領域大倒退,同時在通信設備為核心的ICT基礎設施領域進度緩慢,一兩年后仍然無法實現自立,那華為會怎么樣?

答案并不復雜,華為會從一家7000億人民幣的超大公司,變成一家仍然具有很高營收的大公司

中興爭取的時間和華為的準備

值得慶幸的是,華為在多年前就已經在不少領域有所準備,

最為典型的就是今年可能會推出的操作系統,就是2018年貿易戰爆發之前就已經開始研發了,華為2019年4月發布的方舟編譯器,其研發在數年前就已經開始。

另外2018年4月爆發的中興事件,為華為贏得了13個月的全力準備時間

我一直覺得美國人是不是戰略打法方面沒有考慮好,為什么要在2018年先攻擊中興,讓華為有了警覺而開始全力沖刺準備。

但是前期的準備+13個月的緩沖+半年到一年的庫存備貨,華為并不是打毫無準備之仗。

我們可以看下華為的現金流情況,根據其財報,

2018年年末,在大量備貨的情況下,華為的現金+短期投資仍然達到了387.77億美元,也就是2658.67億人民幣。

對比下2017年年末,現金+短期投資為199.94億美元,也就是1456.53億人民幣,一年內華為儲備的現金大幅增長了82.5%

即使華為自有資金出現短缺,再加上中國各大銀行給予華為的千億人民幣級別的授信,足夠華為支撐較長的時間,全力攻關研發。

除此之外,中國政府也為華為送上了大禮物

2019年5月17日財政局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發文,對集成電路設計和軟件產業企業前兩年免征企業所得稅,這是個及時雨。

雖然沒有明確的細則,究竟是整個華為集團免征,還是只是海思和軟件公司免征,但是華為必然從中受益。華為2018年財報里面,上繳企業所得稅為143億人民幣,如果是華為集團全免,那就是相當于國家每年送上100多億人民幣的大禮,即使免征范圍只是海思和軟件公司,其減稅規模也將是每年10億人民幣為單位。

除了長時間備貨+儲備大量的現金,足夠支撐華為幾年之外,華為還有以下各種收入來源,并不受此次美國禁令的影響。

1:華為存在大量不為公眾熟知的百億人民幣規模的“隱蔽戰線”

而這些產品并不依賴于美國軟硬件。

例如光伏逆變器,下圖是2018年的全球出貨量排名,第一名就是華為,占全球22%。

前十名都是來自中國和歐洲,美國企業都不在前十位。

在電力技術領域,中國已經是世界一流水平,元器件國產化毫無壓力,光是該市場就足夠支撐華為上百億人民幣的營收。

實際上華為類似這樣的產品還有很多,還可以舉出很多例子出來,

例如華為的安防產品,現在已經成了海康威視,大華等的競爭對手;

如果看海康威視的高管回答股東的提問,可以說海康的股東們提問最多和最大的擔心之一就是華為的競爭,而海康的高管們也不得不花很多時間分析華為在該領域的競爭優勢和劣勢。

而作為行業領頭羊的海康,2018年做到了498億人民幣的營收,凈利潤也有113億人民幣。

華為即使只做到海康的五分之一,也能獲取百億人民幣以上的收入。

另外的例子就是路由器,深圳的TP-LINK是知名的高薪企業,其每年營收也在百億人民幣以上,而華為就是TP的最大競爭對手,在這樣的中低端領域,做出去美國化的路由器產品毫無問題,類似的還有手環,手表,VR,智能家居(隨身WIFI,電視盒子,投影儀…),以及即將推出的華為電視等各種產品。

華為電視今年如果能上市,相信不少消費者也會買賬。

除了以上系統產品之外,華為實際上還是零部件供應商,這是被完全忽視的一點。

公眾對于華為的印象,由于華為在手機領域,以及在5G為代表的通信設備領域的強勢,因此被牢牢的被定在了“系統供應商”的位置上,而實際上華為是非常強大的零部件供應商。

像前面提到的安防產業,中國兩大安防產業巨頭海康威視和大華都是海思芯片的大客戶,

海思在安防領域已經是全球最大的芯片供應商之一。

尤其是目前海康威視可能被美國制裁的情況下,更是會加大對海思芯片的采購,為海思提供市場,和華為聯手實現其芯片自主化,華為海思有這么一個500億人民幣級別的伙伴支撐是件好事,類似的還有大華科技。

另外,海思的半導體產品現在由于華為智能手機和通信基站產品的熱銷,因此總體上還是以對內部配套銷售為主,而海思如果大舉對外銷售,其實也是可行的,中國芯片設計三強之一的紫光展銳公司,其芯片就是對外銷售為主。

而總體來說海思是中國目前上千家芯片設計企業中技術水平最強,總體規模最大的,2018年海思的收入是超過500億人民幣,其如果即使完全損失了內配套市場,只能對外銷售的話,營收規模也肯定能做到一兩百億人民幣級別。

除了海思的各種芯片之外,華為還有很多其他各種各樣的零部件產品,

比如天線產品,華為是全球最大的通信基站天線供應商之一,

另外智能手機上的天線尤其是5G天線華為也是全球最好的設計者之一,而這些產品并不受美國技術的限制。華為只是出售自己的基站天線,和手機天線產品,也可以實現百億人民幣以上級別的營收。

以上只是列舉的部分產品,華為內部一定還有其他產品線可以實現不依賴于美國銷售,為支撐核心業務的科技自立貢獻力量。

華為會做的東西太多,射頻模塊,藍牙模組,只要華為愿意做這些零部件,是一定可以占有一席之地的。

2:華為同時還是軟件和服務提供商

我就舉幾個例子,

一個是除了零部件之外,華為同時還是制造工廠,具備富士康的屬性,可以提供OEM和ODM服務

這個其實也是萬萬沒有想到的。華為公司在松山湖的智能制造基地,可以說是世界級的一流工廠,華為的主力旗艦機型,P系列,Mate系列,保時捷機型,例如時下正值熱賣的P30系列,都有在松山湖生產。

華為手里有大把的高端旗艦機設計技術,可以提供高端旗艦機的設計服務和制造服務,貼上國內其他公司的品牌進行銷售,也是可以獲取收入的。

比方說在珠海的魅族,選擇和華為合作打天下行不行?

也就是說華為可以憑借自己的技術能力,對其他國內品牌提供研發和技術服務,從而使得自身的技術能力可以繼續在國內其他公司的產品上實現。

當然了這種華為手機完全無法銷售的超極端情況發生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本土市場占了華為的50%,是華為的基本盤,也可以完全不需要谷歌的的生態,只要能造出來哪怕只是中低端的手機,且兼容安卓,是一定可以在中國市場獲取收入的。

另外就是全球數億臺華為手機,以及數百萬華為設備基站給華為帶來的收入了,

一個是各種配件的收入,這個往往是非常容易被人忽視的,一部手機在生命周期里面是會帶來配件收入的,最為常見的就是破碎的屏幕,充電器,充電線,耳機,貼膜等等。

通信基站也是需要備件的。

下圖是華為64G NM存儲卡,售價199元,在華為商城上評價就有9000多條,算是比較熱門的配件產品。

一個是各種軟件收入,比如在華為商場下載的各種游戲,華為都是有收入分成的,這個分成比例遠低于谷歌和蘋果,而在非常時期,適當的提高分成比例是可行的,

再比如華為的各種軟件服務,比如天際通在海外就非常好用,不需要購買當地sim卡,直接手機人民幣支付就可以聯網。

我們以蘋果公司為例,其2018年Q3財季(實際自然月是4-6月)的財報,

Iphone收入是299.06億美元,服務收入是95.48億美元,Mac的收入是53.3億美元,ipad的收入是47.41億美元。

以軟件收入為主的服務收入竟然超過了Mac筆記本和Ipad,成為僅次于Iphone的第二大收入來源,絕大部分來自于游戲。實際上蘋果也是全球游戲收入最高的公司之一,雖然其自身并不開發游戲。

下圖是某款游戲2017年在華為應用商店的發布,首月流水即達到2500萬元,給華為也帶來巨大的收入。

另外手機廠家還會有廣告收入,實際上還是廣告公司。

比如你打開華為應用商店,會在首頁看到各種廣告,以及各種APP應用的推薦,其實也是手機廠家的收入來源。同樣的,你打開華為瀏覽器,也會發現有廣告和首頁各種網站和新聞推薦,這些都是要支付廣告費的。

當然了,我們也要注意到,基于手機和通信基站的配件+軟件服務收入,也是基于市場存量的數量,如果華為的新增手機和基站份額大幅下滑,那么這部分基于存量的收入增長也是很困難,而且隨著設備不斷被替換還會逐漸萎縮,但是不管怎樣,這個過程也是緩慢進行的,而且和蘋果相比,單臺華為手機的消費增長還有很大空間,因此在未來幾年還是可以對華為的收入形成支撐。

還有個非常重要的,就是華為的專利授權收入。

我們現在在給華為做極限推演,那就是華為如果喪失了幾乎所有的手機份額,以及一大部分的通信設備份額之后,會變成怎樣?其實這樣的案例已經在過去的幾年里面在ICT產業中發生過了,那就是諾基亞。

諾基亞曾經是全球最大的手機廠家,而在2019年的今天,諾基亞的手機業務在市場競爭下,已經喪失了幾乎所有的市場。

諾基亞同樣是全球最大的通信設備廠家之一,而現在諾基亞的通信設備業務,也在市場競爭下喪失了大量全球市場,份額大大下降。

這個結果實際上可以看做是“諾基亞被斷供之后的極限損失”。

當然了諾基亞喪失市場的原因并不是因為斷供,實際上所有的器件諾基亞都可以自由的買到,諾基亞主要是因為喪失了市場競爭能力,這甚至比斷供還要殘酷了。

是不是以為諾基亞一定完蛋了,其實不然,

諾基亞到今天依然存活。其目前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就是專利授權。

2017年12月底,華為和諾基亞簽訂技術授權協議。

華為需要支付給諾基亞每年大約1億歐元,而蘋果每年需要支付給諾基亞的技術授權費用為2.5億歐元。如果再加上三星,LG,小米,OPPO, VIVO等其他全球手機公司,以及愛立信,中興這樣的通信設備公司,每年諾基亞都可以獲得穩定可觀的專利授權收入,這對諾基亞來說,可是純利潤。

以下為路透社當時的報道,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nokia-huawei-tech/huawei-gives-nokia-full-hand-of-smartphone-patent-deals-idUSKBN1EF0UT

在諾基亞的2018年財報里面,專門提到了一條“專注專利授權”,而且把2018年和中國的智能手機公司OPPO簽署了專利授權協議作為主要業績之一。

下圖是諾基亞2018年Q1的財報,其中來自與Nokia Technologies的收入單季度達到3.65億歐元,超過28億人民幣,一年下來也是百億人民幣級別的收入。

和諾基亞相比,華為的專利積累是超過諾基亞的,尤其是5G技術領域是處于領先地位

例如根據2019年5月14日國內媒體的報道,華為和三星多年來各自互相起訴多起的專利訴訟案已經和解,雙方已經達成框架性的《專利許可協議》,當然具體的許可金額沒有透露。

但是我們可以肯定,只要華為愿意向全球廠家收費,一年幾百億人民幣級別的專利收入是完全沒有問題,轉型為類似于高通一樣的專利+芯片廠家。

以上列舉的這些,都是華為在未來幾年走過至暗時刻的有力支撐。

未來的走勢如何?當然需要國家介入,因為美帝以國家對企業是不對等的,

獲得中長期的戰略勝利有兩個關鍵,

一個是保住華為這個組織,一個是加大對半導體產業的投資。

對于華為公司,必須要想辦法保持其完整的組織能力,

對于中國的意義而言,華為公司的技術能力其實是第二位的,

該公司強大的組織能力才是第一位的,在華為進入的各個產業領域,絕大部分都處于戰無不勝的狀態,凡是華為新進入的領域,即使華為的營收和份額可以忽略,都足以讓該領域的龍頭公司及其投資者感到擔憂,足見其組織能力的優秀。

只要華為能跟當年的紅軍一樣,在圍追堵截中活下去,其必然會再次強大。

另外一個是全力投資半導體產業,尤其是支持海思的科技自立進度,先實現低程度自主化。

只要我們繼續加大對半導體產業的投資,保證行業增速和技術進步速度快于美國,那么我們在戰略上就是處于進攻態勢。

在2018年之前,我國的芯片設計產業雖然發展迅速,但是在實際的國內市場拓展中,國產芯片公司并沒有獲得優先的權利,如果想進入華為,中興,聯想等國際化大公司的門檻,整個過程和流程冗長而嚴格。光是產品好也是不夠的,還要能夠公司在管理,運營等各方面符合要求。

而且對國產芯片產品而言,還要求其具備綜合優勢,

要么是和外資的芯片同等性能但是更便宜的價格,

要么是即使綜合性能不如外資,但是至少要有某項性能顯著的超過外資品牌,同時價格還要便宜。

這對我國處于起步時期的芯片設計產業來說,是比較困難的,芯片沒有大規模應用就很難降低成本,也很難實現持續技術改進,因為缺乏應用的反饋,

而在性能上國產芯片也有個進步過程,一開始就在性能上堪比外資芯片的畢竟是少數,除了寒武紀這樣的少數異類。華為當初也是強行扶持海思,新機型持續的忍受萬能不變的K3V2,才有了今天麒麟SoC成為了華為手機的核心競爭力。

從2018年開始,這個情況出現了改變,

一個是被重創的中興開始大力的推行芯片自主化,

在中興2019年3月20日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上,有股東問:

“中興在芯片方面聽不到布局部署研發進展,是否可以介紹?”

董事長李自學回答說:中興自成立開始,業務就是做半導體、芯片的企業。剛才提到基站芯片、交換芯片都是中興自己在做。這個過程中,定義、設計后,必須要有人去加工。去年是卡住的是在加工環節

中興總裁徐子陽回答:芯片在中興屬于非常戰略核心的位置。我們有中芯微電子,在去年戰略調整中,把經營方向做了大幅度調整,聚焦通訊系統里的核心芯片。

通訊系統核心專用芯片。其實分幾類,

一個是交換,通訊的核心在交換上,我們歷時10多年強有力的投入,中興通訊在有線交換機、交換機、路由器、傳輸設備等都所有發展。

第二是無線,實際上是信號處理,基站芯片也是信號處理,這是中興迫切需要提升整個運營效能的核心環節。我們工藝從14nm做到了10nm、7nm,5nm工藝芯片也在啟動預演。只有核心芯片的能力逐步提升才能把設備的功耗降低、性能提升

第三是中高頻芯片,這是未來5G向更高頻發展的核心著力點。這塊我們有了足夠資源的投入,希望能夠取得長遠突破。

我們目前的芯片是聚焦在系統類、通信類的核心,對競爭力有極大提升的關鍵芯片。同時也密切關注芯片供應鏈的風險問題。

從上面的回答可以看出,中興明顯加大了芯片自研和芯片產業鏈的合作力度,以降低風險。

另外華為除了海思的各種自研備胎之外,從去年開始,在中興事件的刺激下,華為也在大力尋找國內各芯片企業合作,一些從來沒有機會的國內廠家獲得了難得的機會,相信這里面一定會有一些優秀的芯片公司在獲得機會后最終脫穎而出。

如同美國人制裁華為,會導致華為的部分份額被三星,蘋果,思科,惠普以及其他公司替代一樣,我們只要持續的加大半導體產業投資,鼎力扶持國產芯片產業鏈企業,也會導致美系半導體公司的份額被替代。

前面說過,華為存在大量不受美國制裁影響的業務收入,而在主力銷售的智能手機和先進通信基站領域,華為短期內一定會受到很大影響,因此在未來幾個月甚至一兩年,持續的看到華為的經營業績下滑,甚至是大幅度下滑的新聞都并不會讓人奇怪。

華為只要在核心的通信設備領域實現了元器件自主化,在終端產品領域推出自有操作系統并且在中國市場站穩腳跟,那么這一天就是華為的下滑見底的時候,其后華為會從谷底持續的回升。

未來簡單起見,我做了下面的曲線圖。

因此事情的核心就變得很簡單了,

一個是無論如何把華為這個中國乃至全球ICT產業最有戰斗力的組織保住,這個其實并不困難,華為本身有備貨,有兩千多億人民幣現金儲備,同時也提前幾年進行了技術攻關準備,加上中國國家力量的扶持,是可以繼續生存的。

比較典型的就是中國商飛,2008年成立至今,ARJ21交付速度緩慢,C919還沒有商用,國家還會持續投入,并不用擔心其會倒掉。

一個是持續的支持海思的高強度科技自立研發,以及對華為選中的國產芯片供應商從國家層面進行戰略扶持。

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只需要關注華為什么時候見底,見底的那天就是從操作系統生態到核心元器件都擺脫美國控制的那天,就意味著開始進入了科技自立的新增長狀態,是戰略反攻的開始,希望這一天不會太遠。文|寧南山(微信號:ningnanshan2017)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快三单双大小技巧 重庆时时组六杀号技巧 京东江西时时骗局 南昌酒店按摩日结 五星级酒店 特殊服务 百赢棋牌二人麻将棋牌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波音平台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技巧 魔法师计划免费下载 稳赚买法北京pk10 时时彩计划网页版彩专家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