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te
覽潮網> 原創> 這家日本公司,在中國賺走萬億,為何轉手封殺華為?

這家日本公司,在中國賺走萬億,為何轉手封殺華為?

覽潮網6月5日訊(記者  唐剛)

都說日本人孫正義是馬云背后的男人。這兩天,大家都在說,孫正義名下的軟銀公司通過拋售阿里股份,賺了1.2萬億日元(約合111.2億美元)。

實際上,這筆交易發生在2016年,當時軟銀減持阿里股份達79億美元。

這筆錢,孫正義拿來做了什么呢?用來買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在軟銀以310億美元收購ARM后,這家英國最大的芯片設計公司就歸屬孫正義旗下了。

不久前,ARM對華為斷供。最近,軟銀的5G供應商也選擇了諾基亞和愛立信。

這些事,讓不少網友對這個孫正義頗為失望,在中國賺走萬億人民幣,轉手就封殺中國公司,有人呼吁政府將其納入不可靠實體清單內。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也說,不要相信投資人,你一出問題,他就跑了。

軟銀賣阿里股份,買ARM

據路透社報道,軟銀昨日(6月4日)宣布,公司已結算賣空阿里巴巴集團股票的遠期合約,計入1.2萬億日元(約合111.2億美元)利得。

此次股票出售始于2016年,當時,軟銀出售了部分阿里巴巴股票,以資助其收購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交易。

這筆交易使得軟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降至26%,價值約1010億美元。

但是,軟銀仍是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東。

軟銀的這筆111.2億美元的入賬,其實只是當年79億美元“套現”計劃的一部分。

2016年6月,軟銀集團發生了一筆79億美元的減持計劃。

該減持計劃由三部分組成,頗復雜:一是向阿里巴巴出售20億美元股票,二是4億美元股票出售給阿里巴巴合伙人,5億美元股票出售給某大型主權財富基金;三是以可轉換信托基金的方式公開發售50億美元阿里巴巴股票,投資人可以購入基金并享受收益,3年后軟銀再向債券持有人進行交割。

軟銀子公司WRH LLC此次履行2016年訂立的遠期出售合約,完成交付了7300萬份阿里巴巴集團美國存托憑證(ADSs),正是軟銀上述計劃中的第三部分。當時訂立的交割日期也正是2019年6月1日后的第一個交易日。

拋售阿里巴巴股票,估計孫正義多少還是有點心痛的。軟銀在公告中稱,交易完全緣于軟銀集團資本結構和降低債務規模的需求。

實際上,當時軟銀正籌資收購英國芯片公司ARM,并謀劃成立愿景基金(Vision Fund)。

2016年7月,軟銀宣布以243億英鎊(折合美元310億)現金收購英國芯片廠商ARM Holdings PLC。

2016年10月,軟銀又宣布和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設立資產規模達到1000億美元的科技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

軟銀是阿里巴巴早期投資人之一。軟銀集團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在2000年時斥資2000萬美元購入了阿里巴巴股票,2004年,軟銀繼續投資了6000萬美元。

對于阿里巴巴,軟銀的投資回報率達3000倍。孫正義也長期擔任阿里巴巴集團的董事。

截至6月5日,阿里巴巴的市值為3995.85億美元,軟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為26%,價值約1038億美元。

孫正義和他的軟銀在全球投資了600多家公司,而在中國,他投資的公司除了人們熟知的阿里巴巴、滴滴之外,還有哪些呢?

網易、新浪、盛大網絡、人人網、攜程、當當、PPTV網絡電視、分眾傳媒、UT斯達康、263集團、方正控股、順馳中國不動產網絡、博客中國、深圳銘萬、美商網、深圳力合數字電視有限公司、太合傳媒投資有限公司、歡樂傳媒、碰碰網、深圳唯上科技、青牛軟件、銀聯商務、中國網公司、易保網上保險廣場、好醫生網站、好孩子育兒網、聯創科技、智贏公司、金士頓……以及今年3月以15億美元投資的車好多集團。

軟銀電信正式拒絕華為

孫正義于1981年創立的軟銀集團不僅是一家綜合性的風險投資公司,它在日本還是一家運營商(日本四大運營商分別為:NTT Docomo、KDDI、軟銀集團和樂天移動)。

另外,美國目前正在尋求合并的第四大電信運營商Sprint也為軟銀所有,不過,它在孫正義手中是燙手山竽。

分析人士稱,軟銀拒絕華為5G設備,以及ARM向華為斷供都與Sprint目前的處境有關。

最近,日本軟銀集團旗下的通訊運營商軟銀公司(SoftBank Corp.)選擇了芬蘭諾基亞和瑞典愛立信作為新一代無線網絡(5G)的供應商。

軟銀將使用諾基亞AirScale解決方案來推動其商業5G服務,選擇愛立信作為無線接入網設備的供應商。

針對日本國內的5G建設,日本總務省4月向4家移動通信運營商分配了頻段,各公司將自今年起全面啟動5G基站建設。

5月29日,愛立信和諾基亞分別宣布,軟銀已選擇二者作為其新一代無線網絡的供應商。

彭博社當天評價稱,華為再失去一個關鍵客戶。“華為和中興通訊曾為軟銀的4G供應商,盡管兩者都參與了早期的5G試驗,但在最終決策中,軟銀并沒有選擇華為和中興。”

而對于上述結果,軟銀拒絕進一步評論。

同一天,《日本經濟新聞》援引軟銀副社長宮川潤一上個月的講話稱,正與日本政府討論,“將順應(政府的)期待”。此舉暗示該公司遵守日本政府的政策,不采用華為設備。

而在排除華為4G設備后,該公司高管曾對日本政府要求更換華為設備的做法提出異議。

路透社稱,在日本主要電信業者中,軟銀和華為的業務往來關系最久。據說,軟銀基站中,有59%是華為的。

路透社隨后披露,軟銀棄用的原因是為了使美國批準其和德國電信進行價值260億美元合并交易。“這突顯了華盛頓有多竭盡全力地想將這家中國公司拒之門外。”

ARM暫停華為業務的背后

5月22日,ARM公司暫停了與華為的業務合作,理由是“遵循美國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規定”。

ARM是一家英國公司,然后又被日本的軟銀收購了,這樣一家公司為什么要遵守美國的規定呢?

根據ARM公司員工透露的信息,其架構設計有一些技術“源自美國”,所以必須遵守美國新規。

ARM架構設計為何包含“美國技術”?原來,ARM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和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都設有研發中心。這兩處研發中心開發過一些處理器IP,這些IP理所當然屬于美國禁令管轄范圍之內。

其實,與日本軟銀電信棄用華為一樣,ARM斷供事件,也是因為ARM的母公司日本軟銀現在正被美國卡脖子。

話說2006年,日本軟銀通過收購vodafone(即沃達豐,跨國性移動電話營辦商,世界最大流動通訊網絡公司之一)日本業務,飛速成長為日本第三大運營商。

嘗到資本運作甜頭的軟銀,在某些機構的忽悠之下,于2013年以220億美元閃電收購美國第三大無線集團Sprint 80%的股份。

孫正義的策略很明確,目的就是想把Sprint與當時排名第四的美國T-Mobile合并,打造一支電信業新力量,實現與美國電信市場龍頭企業Verizon和AT&T分庭抗禮。

可惜他打錯了算盤,就在收購交易完成的幾周前,美國電信業監管機構表示將以反壟斷為由,阻止Sprint與T-Mobile的合并。

過去10多年里,Sprint在一直在虧損,用戶以每月數萬計流失,很快就從第三大運營商降為第四運營商。孫正義恨不得把Sprint免費送人。

看看東芝等其他日本公司就知道,日本大公司收購美國公司很多就是被看作去送錢來的,因為被東芝收購的美國公司WestHouse每年1、2萬億日元的巨額赤字,東芝是賠的要破產了,最后不得不把花費巨額資金購買的west house免費送人了。

為了扭轉巨虧的局面,孫正義改變了戰略初衷,不再指望收購T-Mobile,而是要把Sprint賣掉,幾年來一直為此奔走。2018年7月,孫正義終于說服了T-Mobile,對方同意以265億美元收購Sprint。

正當雙方進入實質交易時,美國議會又跳了出來。議會認為軟銀用了很多華為的通訊設備,禁止軟銀把Sprint賣給T-Mobile。

于是,去年12月,軟銀拆除了約61.45億人民幣的華為通信基站,改為歐美廠商產品。

看軟銀這么乖,2019年5月21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終于同意軟銀賣掉Sprint,就等美國司法省最后裁決了。

之所以放行到這一步是有原因的,是要給軟銀最后的希望么。

美國:聽說,你的子公司有一個叫ARM?!你應該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軟銀:嗯?啊!!!老大,我在中國有很多投資啊!

美國:你覺得我會管你的投資嗎?就問你想不想通過審核?

軟銀:……

在ARM發表對華為斷供聲明之后,軟銀就失去了利用價值,一夜就被棄之如敝屣,次日路透社新聞,美國司法省聲稱可能不能審核通過軟銀賣掉Sprint。

于是,日本軟銀也明確不會采用華為的設備了。

最近,美國司法部又表示,你們合并了,美國就只有三家運營商了,不利于競爭。希望看到T-Mobile和Sprint設法“奠定基礎”以便創造出一家新的無線運營商,以此作為合并交易獲批的一個條件。

最新情況據路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美國無線運營商T-Mobile和Sprint正考慮剝離無線頻段,以此來爭取監管部門批準兩家公司的合并。據說亞馬遜有收購的意愿。

近日,ARM公司創始人Hauser告訴《星期日郵報》,對像ARM這樣的非美國公司來說,“卷入禁令是不可接受的,造成極大的損害”。

Hermann Hauser,前艾康電腦公司(Acorn Computers)員工,ARM控股公司創始人。

這家英國科技巨頭的創始人聲稱,對中國公司華為的爭議將對ARM“造成極大的損害”。 他聲稱其他客戶會開始限制使用含有來自美國的技術的產品,例如ARM產品。

據報道,英國政府已批準在5G網絡的“非核心”區域使用華為設備,如天線。

上周,EE成為英國第一家在六個城市推出下一代數據網絡5G的移動運營商。沃達豐已確認將于7月推出5G。

出于爭議,EE和沃達豐都沒有將華為智能手機納入他們的5G發布中。

ARM的一位發言人說:“鑒于情況在不斷變化,現在預測這一事件將對ARM的業務產生何種影響還為時過早。我們正在密切關注局勢,與政策制定者進行對話,并希望迅速解決問題。”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东财app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pk10技巧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yumi美腿人体艺术 ag动物狂欢怎么压分技巧 云顶国际彩票提现不了怎么办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蠃 彩霸王论坛彩霸王精选资料 日韩美女模特 扑克21公式 斗鱼娱乐手机版 北京时时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