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te
覽潮網> 熱點> 毒戰:《破冰行動》背后的故事更燃(下篇)

毒戰:《破冰行動》背后的故事更燃(下篇)

背景補充

陸豐市為什么成為冰毒制造重鎮?毒梟們為何青睞陸豐“三甲地區”?

“三甲地區”地處陸豐東南部,由甲子、甲東、甲西三鎮組成。

甲子鎮,位于甲子漁港之濱,東隔瀛江與甲東鎮相望,西與甲西鎮相連。距香港118海里,距汕頭78海里,南臨南海,北部與揭陽市惠來縣相鄰。

甲東鎮,是“三甲地區”最大的半島,以甲東大橋與甲子鎮相接。

甲西鎮,東鄰甲子鎮,西接南塘鎮,北與惠來縣隔江相望。處于深圳與汕頭兩個經濟特區之腹地。南臨南海,毗鄰港澳,海岸線長約11公里。

這么一描述,大家應該有個粗略印象:“三甲地區”雖然偏遠,但是交通十分便利,陸豐生產的冰毒很容易通過揭陽、深圳和香港散貨。

揭陽下面有一個代管的縣級市——普寧(PS:請注意,又是代管市),可不得了。21世紀初,東南亞有三大毒王:譚曉林(海洛因大王,2004年被伏法)、劉招華(冰毒大王,2009伏法)、陳炳錫(為兩大毒王供貨,2009年伏法)。其中,陳炳錫就都是普寧人。

深圳,中國最繁華的城市之一,各色人等混雜,金錢不斷涌進涌出。

至于香港,雖為彈丸之地,卻是國際制販毒網絡中的重要節點。

小小的“三甲地區”,就相當于構筑了一條制販毒的“黃金通道”。

經過5年整治,2004年,陸豐第一次戴上的“毒帽”被摘。實際上,暗地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很快,中國各地禁毒部隊又劍指“三甲地區”。

囂張至極。

公安部自然是雷霆震怒。

作為中國最開放和發達的地區,制毒大省這頂“帽子”,廣東更是無法再忍。

忍無可忍,就該出手了。

1

客觀講,中國緝毒警察是一群非常值得謳歌的人。

他們被稱為“刀尖上的舞者”,執行任務時要面臨著極大的生命危險;他們又因職業敏感,常年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又被形象地稱為“馬賽克人生”。

國家禁毒辦和中國禁毒基金會曾對2010年至2013年全國禁毒公安執法人員傷亡情況進行調查。調查顯示,不到三年,傷亡的禁毒民警超過1100人,過勞死占比很大,平均犧牲年齡為41歲。其中廣東數量最多,傷亡人數為209人。

但,這個群體中不乏蛀蟲。在利益誘惑前,自甘墮落,淪為毒販的保護傘,成為禁毒隊伍中的“內鬼”。

海陸豐警隊中“內鬼”就很多。當地民眾宗族觀念強,愛抱團,黨政警民匪關系錯綜復雜,扳指一算,大都沾親帶故。

在親情和金錢面前,“白粉可以變成米粉,毒資可以變成賭資,大案可以變成小案,小案可以變成沒案,只要收了錢可以放毒品,也還可以放人。”

海陸豐禁毒積重難返,與基層禁毒隊伍的腐化和不作為有極大關系,廣東省公安廳不可能不清楚。

必須要斬斷掃毒者和制毒者之間畸形的“紐帶”。

2008年,廣東省公安廳將年僅36歲的陳宇鏗“空降”汕尾,擔任公安局副局長,重點打擊毒品犯罪。

陳宇鏗,自1994年起,就在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工作,先后任科員、副科長、科長、副處長。先后榮立個人二等功三次,個人三等功一次,省公安廳記個人一等功一次。

2009年9月,他兼任陸豐市公安局長。

這名緝毒先鋒上任后,行霹靂手段,提拔了一批有能力的年輕警官,組建了緝毒專業隊,還專門組織了幾次針對“三甲地區”的大行動。

2010年5月,廣東省公安廳再次“空降”一名要員到汕頭,領導緝毒。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政委馬偉靈出任汕尾市公安局局長。

馬偉靈從1987年起就在廣東省公安廳任職,一步一個腳印,累遷至要職,素質相當過硬。

有省廳兩名虎將坐鎮一線,這次總該能抑制住毒販們的氣焰吧。

結果卻……

2

2011年,陸豐市再次被國家禁毒委戴上“毒帽”。

從上至下,領導層層施壓,陸豐警察枕戈待旦。

2011年8月12日,毒販蔡文生花費4000多萬元向林凱永購買麻黃素,在毒資送達林家中時,被陸豐市公安局特別行動隊查獲,林凱永的父親林雄以及蔡文生等5人被當場抓獲。

該案涉案金額巨大,很快引起國家禁毒辦、公安部和廣東省公安廳的關注,被稱為“8·12”毒品案,列為公安部督辦案件。

為了撈出父親,林凱永花費了數百萬元用于“疏通關系”。

案發后1個余月,林雄被陸豐警方以患有高血壓3級為由辦理取保候審,同時,其余4名涉案人員也以證據不足為由辦理取保候審。

幾年后,汕尾市檢察院反貪局出具了一份檢驗鑒定文書,否認了林雄患有高血壓病3級,并未達到保外就醫的標準。

那么,林凱永是怎么做到的呢?

通過吳俊強。

吳俊強,揭陽市惠來縣攬表村原村支書,廣東惠來商會執行會長,他可算作是活躍在汕尾和揭陽的資深“掮客”,游走于紅黑白之間。

吳俊強,先找到陸豐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辦案的石澤堅,給了他34萬。

與此同時,吳俊強又走進陸豐市公安局局長辦公室,送給陳宇鏗兩塊翡翠吊墜(價值人民幣共計31.4萬)。

陳宇鏗收下了。

一名優秀的緝毒警察就此失足。

陸豐公安局正副局長都被搞定后,林雄及蔡文雄拿到虛假病歷,恢復自由身。

林雄被取保候審釋放后,陳宇鏗在普寧市再次收受吳俊強賄送的40萬元。

這名緝毒先鋒徹底墮落了。

林、蔡二人被取保后,在當地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向汕尾市紀委舉報該事件背后涉嫌權錢交易。2012年12月底,陳宇鏗因害怕事情敗露,退給吳俊強兩塊翡翠吊墜及20萬元。

汕尾市委接到舉報后曾向陳宇鏗發出詢問函,陳宇鏗回復否認。

2011年9月,陳宇鏗不再兼任陸豐市公安局長,專職擔任汕尾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

陳宇鏗極力推薦陳俊鵬接任陸豐市公安局局長。之前,陳俊鵬長期擔任陸豐市法院院長。

為什么推薦?送錢了唄。

陳宇鏗畢竟是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長,還得汕尾市公安局局長馬偉靈點頭。

繼續送錢。

從2011年起,陳俊鵬多次向馬偉靈賄送港幣,共計26萬元。馬偉靈的哥哥新居入伙,馬偉靈告訴陳俊鵬后,陳俊鵬主動幫他訂做價值23萬元的紅木家具,并直接送到家。

汕尾市警隊“一哥”失足。

2011年9月后,陳俊鵬如愿接任陸豐市公安局局長。這樣一個蠅營狗茍的人指望他全力禁毒,無異于癡人說笑。

果不其然,他很快就被毒販“拿下”。

2011年的“8·12”毒案中,林雄被抓,他女兒200多萬的存款被凍結。為了解凍這筆錢。林凱永又找到吳俊強。

2012年中秋節前,吳俊強送給陳俊鵬港幣5萬元,請托幫忙。事成。

自后,陳俊鵬就醉心于受賄。2012年至2013年期間,多次接受七名下屬送的人民幣20萬元,在職務晉升或工作調動上提供幫助。這七人當中,多被提升為陸豐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派出所副所長、大隊長、中隊長等要職。

哎,這是一支什么樣的隊伍呀。

3

2013年上半年,廣東省公安廳督察組進駐陸豐,36名黨政機關干部涉嫌充當制販毒者的保護傘被查處。

2013年6月,馬偉靈調回廣東省公安廳,擔任交管局政委。

2013年7月,陳俊鵬調任汕尾市中級法院執行局局長。鄭海陸出任陸豐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

鄭海陸,汕尾市海豐縣人,老刑偵出身。其父是海豐縣公安局原局長鄭炯,他本人也擔任過海豐縣公安局副局長。

2013年8月,廣東省公安廳開展“雷霆掃毒”專項行動,擬先從外圍開始,最后在博社村收網。

在公安部的指揮下,廣東警方此前已經開始秘密部署。

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政委邱偉是此次掃毒行動的前線負責人,為了確保行動的成功,他在汕尾市駐扎了近半年,組織人員對博社村進行摸排。

博社村里只有蔡姓一大家族,制毒販毒家族式運作,外人很難了解到村子里的內幕,而一旦有陌生人進入村中,很快就會被發現。

另外,博社村有新屋舊屋2026間,沒有門牌號,房屋密集,道路狹窄,陸豐禁毒人員每次進村打擊制毒,總遭遇到不小的阻撓。“圍路不給走啊,砸石頭,甚至警車底下放釘板,砸爛警車都有,甚至搶毒品,還有跟執法人員發生暴力沖突都有。”

2012年3月,80多名警察進博社村緝毒,抓獲了六七名犯罪嫌疑人。之后,50多名警察將嫌疑人押回派出所,剩下30余名警察在村里繼續偵查。可是那30多名警察將要撤離村子時,道路被人已經用石頭堵死。

2012年9月,一個凌晨,21名警察進村查毒,在路口又遭遇了300多名“看熱鬧的村民”圍堵。

每次進村遇到麻煩,禁毒人員就“求助”蔡東家。

蔡東家總會欣然到場,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勸退“圍觀群眾”。很長一段時間內,禁毒人員還很感激他。“當時以為他是村書記、對村民有號召力,后來才知道,原來他自己就是制販毒網絡的重要人物!”

蔡東家為制販毒團伙主要提供兩種保護:一是利用自己汕尾市人大代表的身份,鉆營官場關系,四處打探消息,提前通風報信;二是一旦有人落網,就找人疏通、打撈。

博社村鐵板一塊,又有許多“內鬼”照應,如何進村偵查成為難題。

只有甄選出忠貞可靠的陸豐本地警察,依靠他們完成偵查任務。

林衛東,陸豐市公安局禁毒大隊民警,一級警司。就在行動前,百余次秘密潛入博社村,摸清村內制毒窩點。

在長達數月的摸查中,林衛東一般早上4時開車到甲子鎮,趁著天還沒亮,換乘摩托,化裝進村,把秘密拍攝的照片提供給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技術人員進行截圖、繪圖、定位。

偵查危險重重。每次進村,一般都有三四輛摩托及十來個人跟著他,問他“去哪里”“找誰”,他都要想出合理的“借口”。

因為林衛東的杰出貢獻,2015年他被評為全國禁毒工作先進個人。

4

偵查完成后,“雷霆掃毒”行動準備收網。

2013年10月20號,廣東省公安廳發布通緝令,59名涉毒逃犯中,有13名來自博社村,其中最年輕的不到20歲,而年齡最大的已70多歲。

行動期間,12名涉嫌充當制販毒保護傘的陸豐警察被抓。包括三名派出所所長、一名副所長,還有一名中隊長。

被捕的12名警察中,包括甲西鎮派出所的兩任所長莊永川和姜振全,其中,莊永川在甲西鎮派出所任所長12年。

相鄰的北堤派出所情況更為嚴重,包括所長副所長在內的8名警察全員“淪陷”。

打掉一批“內鬼”后,警方開始“定點清除”蔡東家的身邊人。

蔡東家堂弟蔡良火在惠州有兩個制毒工廠。他是蔡東家的絕對心腹,被當做博社村下一屆村主任培養。

2013年12月12日,蔡良火等16人在惠州準備出手販賣毒品時,被抓獲。

2013年12月21日晚,蔡旋——蔡東家身邊的另一個“紅人”,在深圳羅湖落網。

當月23日,蔡旋同伙蔡秋弟繼落網。

“雷霆掃毒”收網行動定在12月29日凌晨。

行動由廣東省公安廳廳長李春生在省公安廳指揮中心指揮,副廳長郭少波等人則親赴汕尾市。

身邊人陸續被抓,很可能引起蔡東家的警覺。為不出紕漏,警方決定先抓捕蔡東家。

12月27日,陸豐市甲西鎮通知各村干部,擬定28日開會。蔡東家答應參會。

警方計劃在會場擒獲蔡東家。但是,12月28日會議開始后,蔡東家并未出現,動向不明。

臨近傍晚,前方偵查員傳來消息,蔡東家已經驅車離開了陸豐,前往惠州。

李春生立即指示,務必抓獲蔡東家。郭少波緊急致電準備參加29日凌晨圍剿博社村的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王勝利,要求他交接好手頭工作,親自對蔡東家實施抓捕。

狡猾的蔡東家突然改變行蹤,原來是為了撈出堂弟。12月28日,他帶兩個“馬仔”,駕車攜帶70萬現金、洋酒、香煙等來到惠州市,通過中間人聯系了辦理該案的緝毒民警,并在蔡良火前往醫院體檢時在醫院門口見到了蔡良火。

29日凌晨1時許,王勝利帶領民警們闖入惠州一棟酒店11樓的一間房。

屋內煙酒味撲鼻。蔡東家穿著拖鞋,坐在床邊,一邊看電視,一邊和房內另外兩個人聊天。

還沒等蔡東家反應過來,王勝利一把將他撲倒。

與此同時,在隔壁房間,蔡東家的“馬仔”也相繼落網。

5

當王勝利帶人抓捕蔡東家時,3000多名全副武裝的干警,在夜色中撲向博社村。

為了避免“內鬼”走漏風聲,參加此次行動的警力,都是從汕頭、惠州、梅州、河源市,異地調遣而來。

蔡東家落網,“雷霆掃毒”行動就成功了一大半。

2013年12月29日凌晨4時,李春生宣布:“今天的收網行動,我宣布開始。”

為防止毒販們走水路逃脫,廣東省公安廳還組織了邊防快艇,在博社村南部海邊區域,設卡清查。同時派出兩架警用直升機,在博社村上空探照追蹤、航拍取證、緊急救援等。

鑒于博社村之前不同程度的暴力抗法,以及村里面有仿制槍支及管制器械。直升機上的喇叭反復喊話:“村內的犯罪分子,你們已經被包圍、無路可逃,立即投案自首,不要圍觀,不要聚集,如有違法行為,警方將依法處置。”

兵不血刃。一次搗毀制毒工場77個,抓獲了182名犯罪嫌疑人,繳獲冰毒2900多公斤。

“雷霆掃毒”行動后,專案組民警迅速審訊,及時掌握線索,于2014年2月15日和17日,在深圳將林凱永等6人抓捕歸案。2014年6月1日,在深圳等地相繼抓獲蔡廣創等13人。8月19日,在陸豐市將蔡昭桂抓獲。至此,涉案7個團伙48名成員悉數到案。

據警方后來統計,博社村制販毒團伙涉毒資產總和達2億元。

6

林凱永被抓后,為爭取寬大處理,檢舉了當年賄賂過的政法機關人員。

2014年3月,汕尾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陳宇鏗落馬。

一個月后,已經調任汕尾市中級法院執行局局長的陳俊鵬落馬。

陳宇鏗為了爭立功,又揭發了馬偉靈。2014年4月,馬偉靈因涉嫌違紀被調查。

除了公安系統的害群之馬,政務系統亦有多人涉案。如中山市稅務局原局長、陸豐市原市委書記楊來發。

2013年10月,鄭海陸出任陸豐市副市長、公安局長。2016年5月,鄭海陸升任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長。作為緝毒代表性人物,他被新華社“我國網事”欄目以及《汕尾日報》等官方媒體先后報道。

“雷霆掃毒”行動后,警方對博社村又進行了兩輪大范圍清查,并留下了一支40多人的工作組,防止制販毒死灰復燃。

2016年,佛山市中級法院對蔡東家等人販賣、制造案作出一審判決,蔡東家因犯販賣、制造毒品罪及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被判處死刑。

蔡東家否認參與制毒,以“買麻黃素為做藥”為由提起上訴。

2018年8月7日,廣東省高級法院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而就在前一天,2018年8月6日下午,廣東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汕尾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鄭海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目前,鄭海陸一案還未有最新進展。不過,《中國紀檢監察報》2018年12月一篇題為《順“瓜”摸“藤”,以打“傘”促掃黑除惡》的文章寫道:2018年7月,汕尾市紀委監委針對群眾反映一些涉黑制毒販毒團伙打而不絕、一些公職人員牽涉其中的問題,對近10年來的相關問題線索大起底,發現汕尾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鄭海陸與多個未破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案件都有關聯。

前面兩任都落馬了,鄭海陸到底是沒能打破“魔咒”。

2018年年初,以他為原型的《破冰行動》開機。導演傅東育表示,之所以拍這個題材,是想剝開“背后”,他覺得當地這么多人明目張膽地制毒販毒但卻沒人管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2019年1月17日,佛山市中級法院根據最高法院的執行死刑命令,對蔡東家執行死刑。

 

蔡東家落網后,第一次被押回博社村指認現場時,途徑他家那棟尚未完工的別墅時,流淚滿面。

那棟別墅就在村頭入口顯眼處,有高大的廊柱,能眺望大海,如今野草瘋長。

房屋荒廢,尚可修繕,人心荒蕪,將是漫漫黑夜。

尾聲

一些讀者看完前兩篇文章后,私信問,為什么實際情形不如電視劇《破冰行動》精彩。

電視劇里有追殺、綁架、飛車、爆炸、群毆,當然還有蹩腳的情愛。

同志們呀,真實世界從不精彩,只會更殘忍和冷酷。

以博社村為代表的陸豐之所以引致關注,它的特殊性在于:為什么一個村莊能夠家族式、半公開化,制販毒十多年?為什么一個地區基層治理,尤其是禁毒掃毒,長期以來乏善可陳,連續幾任局長都涉黑涉貪?

這才是寫作本文的深層意義,也是能想引發諸位思考。

至于《破冰行動》,18集之后就可以棄劇。

如果壓縮在20集左右,絕對是精品。但出品方再次證明,中國電視劇還將在狗血的道路上繼續奔跑。

探討人性、宗族、血緣、金錢、權力、欲望及奉獻的好故事,非得生搬硬湊,硬生生插入亂七八糟的男女橋段。

男主除了那張俊俏的臉,智商全程下線,毫無演技。女主更是莫名其妙,沒有她,這部劇的豆瓣評分至少能提高0.5分。

幸好,這畢竟是電視劇,當不得數。

最后,向戰斗在禁毒掃毒一線的警察們致敬!

參考資料:

廣東公安廳相關通稿,汕頭紀委相關通報,以及佛山中院相關卷宗,在此不一一點出。

文|猛哥(微信號:wm221x)

0

一周熱門

明日之后西瓜食谱 东莞小姐qq号 马云对众享云店的看法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 东莞沐足网 百人牛牛官方 重庆时时数据统计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在哪里购买 6码两期人工计划 西宁按摩休闲会所论坛 酒店陪酒女可以摸么 百人棋牌炸金花 数数字游戏1到21 pk10走势图分析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